赵坚:深化改革助力互联网+城市服务进步
2017-03-16 18:38:49
  • 0
  • 6
  • 2
  • 0

在市场交易领域,互联网通过减少信息不对称,改变交易流程,可以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可以找到盈利点,因此社会资本有动力去做。但是在城市服务,特别是涉及政府公共服务、政府治理领域,互联网会改变政府工作流程,这会触及一些部门利益,某些部门掌握资源的合理性甚至其存在的合理性都成为问题。李克强一直说简政放权,但只是减少审批,没有简政,如果不简政的话没法儿放权,所以要深化大部门体制改革,不深化改革,政府就不能提高服务效率。

比如现在说精准扶贫。不同的政府部门都有扶贫项目,都管扶贫资金。扶贫资金实际上是通过各个部门以不同的项目下拨的,交通运输部有,水利部有,住建部有,科技部有,发改委有,扶贫办有,各个部门按不同项目下拨的,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整个运行的效率都是非常低的,这就是管理理念上的问题。互联网的核心是开放、共享,但过多部门设置造成的行政壁垒阻碍了开放共享。

又比如城市的管理,城市管理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要发展公共交通。但是发展公共交通是与土地利用相联系的。现在这个事情由谁管呢?交通部门要管,城市规划部门要管,国土资源部也要管。很多数据都在这些部门,不仅数据不开放,而且政策上相互矛盾,例如,发展公共交通需要高密度开发,但规划部门有僵硬的容积率限制。

有些东西和数据质量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就是常识问题,就是说我们整个的很多办事的规则、制度,不能够适应城市的发展。最明显的,比如说现在,其实北京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就是用行政手段限制人口。实际上我们“十三五”规划就是这个要求,要严格限制五百万人口以上特大城市的人口和用地。这造成了很多各方面的问题,比如房价高,这是大家都看到的问题。为什么房价高?因为国土资源部限制特大城市的用地,少给建设用地指标,北京的建设用地指标还在收缩,所以房价还会再高。重庆的房价低,它通过地票得到的建设用地指标,相当于北京、上海、深圳的两倍。所以它的房价可以控制在七千元/平方米。

现在中国实际上进入一个什么发展阶段呢?实际上已经进入大都市区化的发展阶段。这个大都市区的概念首先是美国提出来的,美国50年代就有这个概念,但是没有通勤的数据,没法儿进行大都市区的统计,到1960年才进行大都市区统计,我们国家根本没有这个数据。大都市区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如果一个中心城市周边的一个县,如果有15%的人到你这个中心城市来上班的话,就属于同一个大都市区。所以现在的发展是大都市区的发展,但是有多少人从河北,比如燕郊,比如固安,到北京上班的,没这个数据,所以我们也没这个概念,没有认识到我国的城市化已经进入大都市区化的发展阶段,就说要限制特大城市。北京1.64万平方公里,才2千多万人。东京多少呢?东京是1.35万平方公里,比北京小,但是有3500万人,说现在北京有城市病,最主要的城市病是交通拥堵,现在说要通过控制人口来解决。这不是数据的问题。你看一看东京就知道了,东京为什么不堵,3500万人在比北京还小的地方为什么不堵?它有2500公里的轨道交通,北京才570多公里。东京有1500多个轨道交通车站,北京才多少个?才300多个。大量的小汽车出行,肯定造成严重拥堵。所以有些问题,不是没有数据,不是没有信息,是政府听不到不同的声音,而且不想听不同的声音。所以造成了多方面的误判。

限制大城市发展,建设用地指标都给了三四线城市,建出了大量难以消化的商品房库存,结果现在去库存。也没法儿去库存,因为那儿没有多少工作岗位,没人到那儿去。所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政府不改不行。但是现在政府没有这个动力,它不想改,因为一改的话就触及一些人的利益,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实际上现在我们的互联网发展是在市场交易领域,这些平台,在市场交易领域能够有很大的发展。但是我觉得有一个问题,社会资本形成的这样的一个平台的话,政府应当怎么和它合作,是不是自己还要再搞一套?怎么样能够利用它这个平台?比如政府那个系统访问率很低,是不是它自己建,还是利用其他平台?这可能是一个发展的政策问题。我觉得互联网现在的发展,特别是政府城市服务领域,我觉得存在着太多的政策问题。如果政府不改的话,会妨碍它的发展。我觉得这是互联网+城市服务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怎么提供服务。包括现在的摩拜,OFO这些新的模式,政府怎么提供支持?政府现在好像并没有主动地对这种模式提供支持。共享单车的模式比原来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模式更有效率。北京说2020年实现75%的绿色出行。共享单车实际上是提供了最后一公里的服务,帮助它实现绿色出行的目标。但是政府没有提供有力的支持。现在北京的小汽车出行,包括出租车占的比重是多少?占35%。东京什么情况?东京中心城区的轨道交通加上其他绿色交通出行在上下班高峰时间的分担率是94%。这些基本的数据都是知道的,应该怎么做也是知道的,但是政府能不能转变观念,有没有魄力去面对难点问题,怎么样利用互联网解决问题,有没有改革自己的魄力?这里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赵坚,北京交通大学中国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本文为赵坚主任在互联网+城市服务研讨会上的发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